产业新闻

当前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 正文

东土科技助力智能交通完成弯道超车

2020-07-16 02:17

5G+工业互联网深度融合,智能交通变革一触即发:互联网大厂抢先领跑、传统智能交通企业暗自发力,都无法掩盖东土科技在交通信号控制领域的抢眼表现。

东土科技是国内少数集国产操作系统、自主芯片设计、工业控制器、工业网络、“边云协同”解决方案于一体的高科技上市企业。日前,东土成功中标“广州南沙区道路交通信号控制升级改造(二期)”建设工程(以下简称“项目”),项目应用东土科技全国首创的Hoursis智能交通边缘服务器,采用边缘计算能力和统一开放平台有效实现了信号控制优化,标志着大湾区正式开启面向未来的边缘计算与车路协同全新智能交通时代。

东土科技采用以更换CPU卡的方式实现对老旧设备的升级改造,改造后的设备支持全新的功能与开放协议,同时可统一接入东土HOURSIS信控平台,彻底做到“数据开放、平台统一”。该方案对于打破目前市场上的部分企业以封闭协议制造品牌垄断,以及实现广大业主普遍关注的统一平台诉求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1.png

东土Hoursis智能交通服务器基于网络化计算模型,建立以“堵点”为中心的动态计算单元,可实现精度为微秒级的全网时钟同步。边缘计算与去中心化技术,让每个路口的决策都与周边路口信息及决策相关联,充分体现以堵点为中心的自适应控制。上千个路口联网协同,区域交通效率可整体提升10%以上,目前已在中国广州、北京、湖北宜昌等地有多个智能交通成功案例。

以下转自赛文交通网 ,作者徐赫

智能交通变革前夜

怎么形容2020年上半年城市智能交通市场进展?

当头棒喝。在年初摩拳擦掌,希望在2020年大展宏图,快马加鞭的企业,被这一波波的疫情“当头棒喝”。从思考“如何发展”变成“如何维稳”、“如何生存”。

雪上加霜。2017年以来,连续三年7%左右的低位市场投资增长,让传统智能交通企业,特别是头部企业开始逐渐陷入困境。而这种挣扎在2020年初又雪上加霜,更加扭曲。

当头棒喝、雪上加霜,即便这两个关键词不能代表全部,但也代表了上半年的主要印象。

变革的前夜

2017~2019年,连续三年中国城市智能交通市场投资增长保持在7%左右,这与之前大约10年间20%左右的市场复合增长率形成鲜明对比。

赛文研究院最新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结束,由海信、中控、易华录、银江、电科、大为、翔讯、莱斯、千方科技、高新兴十家企业构成的传统智能交通企业,总体业绩同比负增长8.3%。

由于疫情的影响,期待中的触底反弹并没有到来。

正是在过去这低迷的市场发展期,百度、阿里、滴滴、平安、华为等“外来者”市场进入。由于在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以及AI等技术环节上的发展滞后,以及在解决交通问题技术路线上的创新能力、长期对技术和研发投入的欠缺,传播上的劣势,传统智能交通企业开始逐渐丧失市场话语权,纷纷纳入这些巨头们的生态当中。

庞大生态体系的建设和良好运转是企业市场话语权的一种体现,只有强者才可以建立生态体系。

在过去一年左右时间里,上海电科、海信网络科技、银江股份这三家在之前大约10年时间内业绩都位居城市智能交通市场前四名的企业,“不约而同”的都更换了公司负责人。BIG4的另外一家,易华录则在更早些时候,将企业战略定位在了数据湖,弱化了智能交通业务在公司中的战略地位。

尽管存在巨大争议,但各种大脑、边缘计算、车路协同、AI满天飞,迎合了交通科技发展的“需求”。

最终用户一线的业务骨干突然发现,大家都不提以前共同认知的一些交通管理科学(原则、原理)了,尽管还在“有气无力”的呐喊“回归初心”,但每天的工作已经变成围绕各级领导的“指示”干,围绕各种新科技干。

供需角色的反转矛盾突出,常常是为了应用科技技术而去寻找交通场景,而不再是交通需求为本,去寻找解决方案。

 “市场进入者”仍然还在不断增加,一些科技巨头,资本巨头仍在不断加入到交通信号控制、交通管理的市场发展之中。

风景这边独好的背面是,圈外的人看智能交通行业遍地都是钱,杀进来后却发现一地的硬币,需要一个一个弯腰捡起来。

智能交通从业者个体的职业发展焦虑越来越多;企业一线的执行者得过且过的朝完成年度考核目标在麻木的努力;而企业管理者正在为即将到来的“十四五”,为制定下一个企业发展的五年规划而挣扎。

恍惚间,仿佛嗅到了不同的味道,这可能就是变革的前夜吧。

市场进入者

对于智能交通市场从业者而言,更多的人会认为过去三年,这一轮互联网为主的市场进入带来了很多水分,需要榨干水分才能留下对行业发展真正利好的东西。

这也是目前形成的来自传统智能交通业内对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市场进入者的“抵抗情绪”来源。

资深的智能交通行业从业者,至少在舆论上,被欢迎的程度“干不过”市场进入的“新生代”。

2020年上半年,令人印象深刻的市场进入动态也有不少。

华为发力智能交通管理市场,发布交通智能体交管整体解决方案。方案包括了基于视频和雷达的全息路口,交通研判平台软件以及大数据、车路协同、违章抓拍、情指勤督等具体应用场景。

虽然晚了一些,但科达在2020年开始了全面布局城市智能交通市场,提出完整的交通产品线发展要求。据了解,科达将在下半年公开发布一款开源信号机,目前在市场中也已经开始试探性推广。

蛰伏多年的东土科技在2020年推出具备边缘计算能力和统一开放平台的HOURSIS信号控制系统,并在近期中标广州南沙区道路交通信号控制升级改造(二期)建设工程。

东土科技称,其是目前国内第一个声明完全数据开放的信号控制设备企业,无论是信控平台接入其他厂家的设备,或者以东土的设备接入其他厂家的平台,以及将东土的平台接入顶层城市大脑,东土都承诺完全开放所有的数据接口与协议。

东土科技希望凭借信号开放平台、边缘计算以及车路协同,在智能交通市场中完成弯道超车。

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商汤科技也加入到交通信号控制与优化的大军中来。商汤在视频AI领域的技术能力很强,通过视频数据结构化提取交通流量参数,不是正好可以用于交通信号控制算法的研发,交通信号的控制与优化吗?

回头一看,这与阿里当初“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摄像头到信号灯”所引发的技术路线如出一辙。

商汤进军信号控制领域事件的更大意义可能在于,其他AI大牛企业们是否也会随后一起涌进已经十分拥挤的交通信号控制领域。

高速公路领域,阿里云来了。

2018年4月,阿里云开始启动高速公路业务领域拓展。9月,阿里云在每年一度的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智慧公路解决方案,并发布了智慧高速未来20年发展畅想。

2019年年底,阿里云推出高速公路自由流解决方案,并联合广东联合电服落地广东全省基于AI的大数据稽核方案。

过去一年,阿里云智慧高速主要开展了云控平台、AI稽查、视频上云、车路协同和用户运营五个方向的工作,借助交通强国和“撤站”政策,阿里云落地了广东、四川、浙江、宁夏、青海、天津、吉林、黑龙江等多地的应用场景。

据赛文了解,在智慧高速的政策背景下,阿里云目前正积极拓展高速公路业务,不断出击,在国内招揽高速公路顶级人才,蓄力智慧高速和车路协同。

对于智能交通市场而言,互联网公司来了,有资源有背景有钱的大鳄也有来,当然有水分,也当然有利好。

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瑞士表现在仍然卖的很好,受欢迎;互联网运动手表卖的也很好,也很贵。就当下的智能交通市场来说,在面临的众多问题中,更关键的问题是要把瑞士表价格再提升一点,而不是要把运动手表干掉。比运动手表被干掉更可怕的是,运动手表转一圈后离开了手表业。

车路协同市场

2020年2月,工信部等11部委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车路协同被当做中国自动驾驶方案提出,成为国家战略。

智能交通产业界沸腾了,全民沸腾了,市场投资也跟着沸腾了。

2020年上半年,百度以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测试场建设为切入点,连续拿到南京、合肥、重庆、银川、阳泉等多个城市的集成建设项目,合计业绩接近3个亿,在赛文研究院最新一期的业绩榜单中进入上半年的城市智能交通市场业绩TOP10。

互联网企业杀进智能交通集成市场TOP10,绝无仅有。

政府主导的自动驾驶测试场建设快速升温,传统智能交通企业进入车路协同市场也在升温。成立于2019年10月的浙江海康智联科技有限公司是中电海康集团在交通信息基础设施产业的重要战略性布局。自2016年起,海康智联以工信部和浙江省的省部合作项目——“5G车联网示范试点工程一期项目”为契机,聚焦以“聪明道路+车路协同”的方向,展开产品研发攻关。

2016年底,在国内车路协同领域刚开始起步之际,中国电科二十八所(2018年改制成立中电莱斯集团)自筹350万,组织20多人团队,研发车路协同相关产品。以此为基础,2019年3月,南京莱斯网信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

莱斯网信目前打造了初具形态的车路协同产品体系,自2018年12月至今,Uu模式产品在全国大规模部署商用,已覆盖南京、南通等地共2000多个路口。PC-5模式产品在重庆、南京、白俄罗斯等地开始试点。

2020年7月初,连云港杰瑞电子发布了基于C-V2X的城市道路车路协同解决方案。

杰瑞电子车路协同整体解决方案由三部分组成:车载设备和系统(智能的车)、路侧设备和系统(聪明的路)和车路协同云平台(智慧的脑)。

目前杰瑞电子已经成功研发6项硬件产品和4项软件产品,其中硬件产品主要包括车载智能终端(OBU)、路侧单元(RSU)、特种车辆车载导航终端、交通感知雷视综合一体机、V2X交通信号机、AloT信号控制设备。

城市智能交通市场领头羊,海信网络科技在2020年3月建成了山东省首个企业级的车路协同测试基地,提供前向碰撞预警、道路危险状况提示等八大测试场景。在长沙,海信近期率先落地了“智能网联+公交”应用场景,通过控制信号灯时长,实现公交优先通行。

5月13日,海信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百度Apollo作为智能交通生态合作重要伙伴,双方基于各自在智能交通、车路协同等领域的优势技术与资源积累展开全面合作。

对于一直以来在市场上独来独往的海信网络科技而言,与互联网公司签订智能交通和车路协同的战略合作,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这一方面说明重压之下,海信网络科技经营策略上的求变,另外一方面也看出海信对车路协同市场的看重。

作为一项国家战略,车路协同会持续发展下去,只是技术路线可能存在不确定性,也许也会走不少弯路。关键问题是车路协同、自动驾驶的发展,我们最终用了多大代价,交多少学费,有多少水分最终被挤出去了。但这又是一笔算不清的帐,也没有正确答案。

单车智能解决了90%的自动驾驶问题,剩下10%需要车路协同解决,投入几千亿甚至更多去解决这10%到底值不值得。

我倒认为不应该就自动驾驶谈自动驾驶,这是一个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科技发展、国际竞争的问题,对于一个行业从业者来说,索性“不负责”一点,那笔经济与政治的大帐交给国家智囊们吧。

赛文研究院数据显示,未来五年,围绕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的各类测试场投资大约有50亿,这其中包含了大量的外场设备投资,工程投资。从这个角度看,既然决定加入自动驾驶、车路协同市场竞争大军,就卯足劲赶紧快跑,别再犹豫,只有跑在前面才不至于被扔下火车。

停车市场

2020年上半年还有什么亮点,城市级停车市场仍然是亮点,延续了2019年市场的热度。

城市级停车市场是个非常怪异的市场,资本和政府都在积极的投资建设,出政策、发债、出资,但行业企业却反映大家的日子过的都并不好,企业不挣钱,甚至现金流非常紧张了,在一个靠现金流这么近的市场却出现这种情况。

赛文在2020年上半年市场调研的结果显示,现阶段智慧停车市场能赚钱的大约只有产品商和集成商,薄利,项目施工改造成本过高,甚至可能亏损。

本来日子就不太好过的运营商,在疫情之下,境况更差。曾经被寄予希望的停车大数据,停车后市场服务盈利也迟迟不见起色。

企业方面,依靠北京和广州市场的狂飙,智慧互通科技有限公司(爱泊车)在上半年订单业绩“突飞猛进”。赛文研究院近期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城市智能交通市场业绩排名榜单中,爱泊车以1.5亿位列第八位,进入TOP10。

这家在市场上一直争议比较多的企业,困境之下仍在不断拿到订单。2020年6月底,智慧互通宣布完成C轮3亿元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高榕资本领投,长商昆仲、中关村科学城科创基金跟投。

2020年上半年,停车市场的另一个关注点是ETC停车场的推进速度。

2019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发布《加快推进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应用服务实施方案》,要求在2020 年 12 月底前,基本实现机场、火车站、客运站、港口码头等大型交通场站停车场景 ETC 服务全覆盖,推广ETC在居民小区、旅游景区等停车场景的应用。

在2019年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之前,市场推广ETC进入停车场比较艰难的一个主要原因是OBU标签没有上车。

目前,ETC进停车市场则拥有了庞大的用户基数。超2亿ETC用户总量,80%汽车安装率。

ETC进军停车市场面临的另一个难题是天线的成本问题。赛文从多家厂商了解到:目前市场上一台停车ETC天线也就几千元,基本可以与车牌识别方案中的摄像头设备持平,ETC天线设备的价格正在持续走低。

ETC方案最终在停车场收费管理市场中能有多大的市场份额,令人关注。

结尾

一个由政府出台的各种鼓励政策入选年度产业发展十大事件的年份,大概率是一个失败的年份,希望下半年的智能交通市场尽早恢复活力。

更多内容请访问 北京东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http://c.alliii.com/?cid=345)
推荐阅读

点击显示更多内容

我来评价

登录|注册

发表评论

评论
  • 东土科技
  • 用户评级:
  • 口碑:781 高于平均:2.00%
  • 人气:2507819 高于平均:8.00%